平衡时代概述

初稿
我发表的这些想法还未成形,目的是引起讨论。收到反馈后,我会进行调整。本文发表于 10 月 1 日,恰值中国国庆节,以此向中国献礼;同时也是为了纪念新教改革 500 周年 — 1517 年 10 月,马丁·路德发起了这场改革。

摘要:
西方目前很不稳定,其根源在于不正确的形而上学哲学基础。中国的阴阳以及寻求“中庸之道”的理念是正确的,有科学的合理性。在过去的 60 年,西方科学中发生了一些严重的错误,使我们得以明白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现在应该终结理性(启蒙)时代,进入新的平衡时代。如托马斯·库恩 (Thomas Kuhn) 的科学哲学名著《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所述,这是一个范式转变的过程[1]。

——

为什么白种人是历史上最成功的种族?
如果我们看看各种族的平均 IQ 得分,我们会看到如下结果:
犹太人:113
东亚人:106
白人:100
拉美裔:90
撒哈拉以南非洲人:70
值得注意的是,白种人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最笨的。他们处于中间位置。我认为白种人设法演化出了一种稳定的平衡,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在其整个人群的 IQ 上找到了“中庸之道”,从而成就了高度成功的文明。

——

西方人为什么变得这么胖?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西方人奉行的营养指南告诉他们要吃低脂食物。如今,这意味着大多数西方人的食物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这会导致高血糖,从而引发糖尿病和早逝。在过去几年中,西方很流行低碳水化合物和生酮饮食,让血糖保持在稳定的水平(83 毫克/分升左右)。低碳水化合物饮食意味着血糖不会过高,也不会过低,符合“中庸之道”。
此外,研究还开始发现,高血糖可能跟多种癌症[2]以及老年痴呆症[3]有关。

——

为什么物理学中的弦理论如此失败?

弦理论试图用数学建立万用理论模型。这个理论失败了,因为其底层的哲学是错误的。西方人试图用理性或启蒙思维将物理学概念简化成单一的计算。相反,他们应该考虑一下寻求“中庸之道”的哲学理念。质能公式 E=MC2 表明,质量和能量是等效的对立力量。

这种平衡和寻求中庸之道的理念是自然中存在的最基本的理念,是有科学道理的。这不是一种缺乏证据的模糊想法,而是事物正常运转所必须遵守的一套严格的规范。这是西方思想所缺乏的。经过启蒙时代成长起来的西方人相信万物皆可用理性参透。我们最终将看到,这不可能;因为西方科学中出现了大量的错误。我在前面已经着重指出了其中的部分错误。

现在应该进入一个新时代,一个以中国的阴阳理论和寻求中庸之道的哲学思想为基础的平衡时代。
阴阳理论可视为宇宙一切活动之基础的形而上学基本理论。也可以将其视为一种力量,与重力、电力和磁力并行的力量,将来可以用数学表述的力量。最初的数学很简单,比如我们前面所举的人种 IQ 例子,一个稳定的人群的平均 IQ 应该达到 100。这意味着,如果亚洲人群想要稳定,他们的平均 IQ 需要从 106 降低到 100。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情况则相反,他们的平均 IQ 需要从 70 提高到 100。我很大胆地推测,这样做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两个地区的问题。
我认为,纳粹主义是一种粗陋的实现文化平衡的方法:消灭不属于传统日耳曼白人文化的人;这些人超出了其 IQ 范围,并且具有不同的文化生活方式。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纳粹主义的哲学根基在东方哲学中,纳粹标志就是一种古老的印度教符号。

我绝对相信,我们可以拥有非常成功的多种族、多文化社会,但平均 IQ 需要做恰当的平衡,每个人都需作为一个统一的种族进行合作,而不是像我们今天在美国看到的那种激进的种族部落主义。十几年的拉丁美洲生活经历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不同的种族可以快乐地相处。

按今天的标准,这是一种非正统的方法。但在他所处的时代,伽利略将数学应用到物理学中,而当时的数学仅用于抽象的事物,而非实物。

“测量可测量之物,使不可测量之物可测量”
― 伽利略

理解阴阳理论

在任何系统中,阳性为“阳”,阴性为“阴”。这是两种对立互补的力量,两者合作找到平衡。找到平衡之后,就会有好事发生。平衡的质量越高,发生的好事就越多。我们从来就无法理解进化中的重大转变是如何发生的,比如,我们是如何从猴子演变成有语言、讲合作的人类社会的。虽然简单得没什么道理,但我相信这就是寻求平衡的过程。并且,随着达到平衡的事物增加,发生的好事情也会增加。
这种中间状态应该是自然而然地实现的,就是中国理念中所谓的“无为”和“自然”,让自然逐渐发现正确的道路。如果恰当地设计一种制度,这种动力就会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钟摆摆动时要经历 5 个主要阶段,即中国思想中的五行理论。这五行就是金(秋)、木(春)、水(科)、火(夏)、土(中)。五行理论可以描述血糖变化、政治选举、文化变迁等现象。

有各种例子可以证明阴阳理论无处不在。男女可以建立关系生小孩。在西方民主中,左派和右派可以为了群体的利益进行政治合作。买卖双方做交易,可以为双方都带来价值。在所有事例中,对立的两个实体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好处。1+1 = 3。

遗憾的是,西方思维以理性这个启蒙理念为基础。尽管民主在西方社会已根深蒂固,但从历史上来看,基督教的善恶观仍是西方思维的基础。左边的人认为自己是善,认为其对立面是恶。而在现实中,真理处在理性和德性 (morality) 之间的某个地方(我不是很清楚 morality 这个概念,但我相信用在这儿是正确的)。我们在思考真理时应从品质上入手,并不断努力提高其品质。

阴阳理论显然是一种很简单的理念,因此务必搞清楚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个理念。

主要原因有两个,是这两个原因让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第一个原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西方经历了重大的文化变革,从学术界清除了右翼观点。诸如种族和 IQ 之类的主题不可思议地变成了禁忌,其动机是营造种族平等,将黑人融入主流美国生活。这种融合在很大程度上是成功的。但是,其代价便是违反许多科学原理。关于西方在种族和 IQ 方面的审查力度,可举詹姆斯·沃森 (James Watson) 为例;作为 DNA 的发现者,他是历史上最重要的科学家之一,但却因为讨论种族和 IQ 而受到猛烈的抨击。人们拒绝与其共事,有段时间他被迫出卖其诺贝尔奖奖牌来还债[4]。在西方学术界内部深入研究种族和 IQ 主题几乎是不可能的,经常被打上仇恨言论的标签,可能导致经济上的惩罚甚至入狱。不过,在中国,不存在对这个主题的审查制度。

如果我们考虑这种思想本身需要平衡,寻求中庸之道,追求尽可能高的品质,这就意味着从学术界消除右翼思想已经让许多科学领域(外延至西方思想)失去了平衡。

西方科学为何没落?

现在发现,西方科学中的大量关键研究是不正确的。[5]

科学依靠两种方式来了解真相。了解真相可能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却很难。事实上,在我看来,最好的答案就是“有效”。

下面就是科学的行事方式:

第一种方式:我们基于事实知道什么有效。例如,如果您要举办晚宴,想知道为客人准备什么,您可能要准备以前在类似的客人中大受欢迎的菜肴。这种招待在过去成功了,因此很可能再次成功。这就是所谓的演绎推理。我们不是在猜想,而是确实知道。

第二种方式:我们有根据地推测什么有效,然后利用统计学来评估结果。这就是所谓的归纳推理,是当前大量科学活动采用的方式。

如果我们将归纳推理用于举办晚宴这件事,我们会猜测客人会喜欢什么。但这里的问题在于: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右翼被踢出学术界,因此所有猜想都来自左翼。如今,在经过 60 年之后,这些猜想左倾得非常严重了。这就好像是举办晚宴时,让一位非常女性化的女孩做全部决定。她自然会做出在她看来最合情理的决定,可能会取悦女性客人。但是,许多质量较高的晚宴策划都会同时考虑男性和女性,同时从两种角度考虑以利于全体来宾。

此外,虽然利用了统计学来评估这些猜想的准确性,但统计学上的评估本身就不是很准确的。现在有一种所谓的 p 值篡改 (p-hacking) 流程,科学家可以从中操纵数据来呈现他们想要的任何结果[6]。

这很可能导致大量科学活动中出现左倾的结果。尤其令人沮丧的是,在许多此类猜想中应用了宗教的“善恶”概念,带来了极具破坏性的结果。低脂饮食就是一个例子:提倡低脂饮食的目的似乎可能是为了鼓励人们少吃肉。摄入大量碳水化合物的结果是糖尿病的大量增加,对全世界人民的健康而言,是一场大悲剧。

这种归纳造成的问题就是著名的哲学问题“大卫·休谟归纳问题”,迄今没有明确的解决办法。

我提出了两种解决办法:
第一种办法:学术界必须让左右重新融合,进行合作。这将极大地提高猜想的质量,因为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在于平衡。

第二种办法:寻找评估事物达到平衡且正常运转的中间范围的方法。前面所举的一个例子中,就是将人群的平均 IQ 固定在 100。另一个例子则是将稳定的血糖保持在 83 毫克/分升左右。看来,许多这样的阴阳体系很可能是可以测量的,只要我们懂得如何做。然后,我们就可以将这种知识用于不稳定系统,使其稳定下来。此外,当我们解决其中的一些重大的难题时,我预期能在相关领域做出大量的发现。

证伪

科学中一个重要的概念是证伪。我如何才能证伪这项工作,展现其无效的情况,从而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答案是,我不必这样做。西方左派学术界已经成为证伪的实例。在许多领域,由于西方科学家的倾向性而注定没有解决办法。

例如,西方学术界一直无法明确地解释阿斯伯格综合征 (Aspergers Syndrome),其中的许多病例的原因不过是人类的智力超过了其自然限制。科学为大量的情况提供了名称 — 但我们却没有表示这种简单概念的名称。相反,科学给了我们人类智力可以无止境增加的幻觉。我接下来会更详细地讨论这个话题。

由于当前西方科学有这么多领域处于如此低质状态,重新融合右翼思想应该会在许多领域同时带来巨大的进步。

我为什么探讨这些主题?
2010 年,在父亲的建议下,38 岁的我被诊断为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我本来以为这是了解我的大脑的好机会,科学可能有助于改善我的生活,同时借助我的力量取得进步。阿斯伯格综合征是自闭症的一种变异体,具有社交障碍和强烈专注的特点。由于据说它的成因不清楚,传播方式也不清楚,因此很“神秘”。

诊断非但没有带来帮助,还给我们生活带来了很多损害,其中包括多年的严重抑郁和想自杀的感觉。西方科学给出的反馈在温柔亲切地告诉您:“您有同情心,但无同理心”。您如何能承受没有同理心的人生?我得到一个“阿斯伯格综合征”新标签,注定了我有一个似乎无望的糟糕人生。

但是,正常情况下,这种诊断仅针对没有资源或生活经验的孩童。而我是拥有资源和生活经验的成年人。我在世界各地生活过,成年时代主要生活在拉丁美洲(我在澳大利亚长大)。这种诊断似乎有一些严重的错误,但我不清楚是什么错误。我决定改造我的商业访谈网站,使其也能开展与优秀神经科学家的访谈,其中包括许多领先的阿斯伯格综合征研究者[7]。我开始认识到,他们真的不是很清楚他们在做的事情。他们擅于描述我的弱点,但对我的优点却无可奉告。

但是,当我开始理解西蒙·伯龙·科恩 (Simon Baron Cohen) 关于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组织者/共情者 (systemizer/empathizer) 理论时,大突破终于到来了[8]。他将阿斯伯格综合征群体描述成“超级组织者”。您经常会看到,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堆玩具积木,整理玩具或锡罐之类的东西。这个理论也符合我的生活经验,因为我喜欢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有条理。我开始怀疑,那些被描述为“系统化”的东西,实际上是对智力的描述。

当我进一步了解到,由于犹太人属于聪明人群体,也许他们群体中阿斯伯格综合征人群的比例也很高,导致那么多国家驱逐他们;又一个大突破到来了。当我发现,阿斯伯格综合征这个名称来自二战时为纳粹效力的科学家汉斯·阿斯伯格 (Hans Asperger) 时,这个大突破得到了确认[9];描述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论文最初发表于 1943 年[10]。我们已确认,阿斯伯格博士至少有一位病人是犹太人,是一位名叫 Elfriede Jelinek 的妇女[11]。由于西方的审查制度和社会禁忌,我们没有确认其他人是不是犹太人,但似乎有可能,我期待此信息会在某个时候披露。在任何族群 IQ 中,犹太人的 IQ 都是最高的,因此他们似乎无法维持高 IQ 但其群体中不发生阿斯伯格综合征。我们已经确认韩国(高 IQ 人群)的自闭症人口比例很高[12]。此外,他们还发现黑人和拉美裔人群(都是 IQ 较低的人群)的自闭症人口比例较低[13]。

在这个阶段,我还不知道族群和 IQ 方面的差异。西方绝不会讨论这种主题,因此我无法真正地相信种族之间存在任何差异。我不得不自己去确认。因此,我决定前往哥伦比亚南部的亚马逊丛林旅行,与三个印第安土著部落群体共同生活了 10 天。如果真的存在种族 IQ 差异,我应该预期发现土著印第安人的智力低,注意到他们社区低水平的组织能力。而这正是我发现的[14]。对我来说,跟他们相处很容易,因为我们都会说西班牙语。他们的举止很像儿童,跟他们打交道很有趣。他们分批煮鱼,有一些共住的草屋,但他们的组织能力仅限于此,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技术。他们的智力水平极低,大概相当于西方的 10 岁儿童。我跟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光很愉快,会非常乐意回去,我觉得跟他们相处很舒服。西方人对低智力持非常挑剔的态度,使得这个主题成了禁忌。我完全同意这种评估,现在知道它们是所有人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自己也如释重负,因为这意味着种族 IQ 差异是存在的;虽然我可能有许多不足,但我确实拥有智力很高这项优势。这点也许看起来无足轻重,但是,如果您被贴上了无比强大的身份标签(比如“阿斯伯格综合征”和“无同理心”),就会完全压跨您对自身的认同感。这种贴标签的目的就是将焦点完全放在您的不足和弱点上。因此,我不把自己看做是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人,是“有同情心无同理心”的人,而是将自己看作是一个难缠的犹太人,一个有优势的组织者。这成了我的新标签,我因此变得快乐了很多。
阴阳理论由此肇始 — 意识到这个主题存在两面性,但左派学术界仅呈现了其中的一面。

支持新教改革的动力也是类似的情况。在十六世纪的时候,圣经的“真理”由天主教会解读,并且仅使用拉丁文。马丁•路德打破了天主教会的这种审查制度,将圣经翻译成本地语言,使人们能够按自己对圣经的理解生活。这在欧洲引起了巨大的变革,因为人们不再被迫生活在教会的权力之下。这就将权力交还到人民手中。如今,西方国家需要来一场类似的运动,但摆脱的不是教会,而是需要从学术界夺回权力。

我发现,在阿斯伯格综合征研究的进展方面,有大量更多的事情变得清楚了。学术界需要回答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 智力达到顶峰时会发生什么?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我们被潜移默化地告知,智力可以不断地升高。那么,为什么没有出现 IQ 达到 250 的人呢?500 的呢?1000 的呢?没有这样的人出现,学术界也不知道达到顶峰会发生什么情况,甚至没有这方面的信息,这一事实清楚地表明,学术界在进行着某些奇怪的事情。

事实上,学术界喜欢告诉我们,我们根本没有有关智力的真实信息,只是因为对此还没有了解。这不是真的。我坚信,组织能力(即逻辑应用能力)是支撑智力的基本概念。阿斯伯格综合征是智力达到人类可能的最大值时发生的情况。并且,您会发现,众多成功的富有商人都有轻微的阿斯伯格综合征。他们的组织能力使其能够创造出极具创新力的企业。

发生这种错误的一边倒的研究的原因在于,学术界被左派把持了。他们不看重智力,而是致力于让人人平等。因此,这些主题落入了他们的盲区,被严重污名化了。
—————
第二个原因,我们不明白理解阴阳和平衡的思想至关重要。西方文明以犹太教-基督教价值观为基础,尤其是基督教。耶稣及其所有使徒是犹太人,早期基督教的传播也是通过遍布罗马帝国的犹太教堂进行的。事实上,在基督教发展的早期,必须改行犹太人生活方式并接受割礼才能成为基督徒[15]。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基督教经过改造后,在欧洲白人中得到更成功的传播,因此,虽然基督教源于犹太文明,但如今的差异已相当大。不过,它仍然具有相同的犹太文明形而上学基础。

问题在于,犹太文明的思想基础是不正确的。这是因为,犹太文明的设计目的是营造 IQ 很高的人群。在犹太文明内部,高智力很受推崇,鼓励 IQ 高的人多生孩子。保证高 IQ 的其他方法中包括他们必须保持种族的纯洁性,不搞种族间通婚,他们称自己是神的选民[16]。在以色列,对待这种事情特别严肃[17]。非犹太人改信犹太教也很难,这是为了尽可能保证维持犹太高 IQ 种族的纯洁性[18]。

2500 年前的犹太教法学家 Ezra 特别强调种族纯洁性,因此当时的犹太人都通过严格的优生学,极其努力地维护种族纯洁性。

虽然这种做法可能听起来不错,但由于犹太人口一般都有很高的 IQ,他们无法共同生活在一个地方,从而弱化了他们的力量和稳定性。他们的“阳”太多了。犹太人曾受罗马帝国压迫,并从那时开始分散到欧洲及世界各地,最近(1948 年)才重夺巴勒斯坦(现在的以色列)的控制权。虽然有许多犹太人迁往以色列,但大部分犹太人没有,还有很多人离开[19]。犹太人群的 IQ 比东亚人还高,因此更加不稳定。
在最基础的层面,犹太文明是一种种族优生策略,目的是产生高 IQ,以求打破自然的法则。在整个人类历史中,许多领袖人物(如拿破仑)曾试图完全同化犹太人,但犹太人总是拒绝皈依他们的宗教。西方思想的基础是源于犹太教的基督教,因此对此无能为力,犹太人总能拿出宗教自由的借口。

犹太人在等待弥赛亚(救世主)的到来,届时他们可以全部返回以色列生活。“来年耶路撒冷见”是一句犹太名言[20]。但是,弥赛亚如何让高 IQ 的犹太人群生活在一起呢?真相是,这不可能发生。

由于犹太人的智力很高,他们最终会在西方社会获得很强大的地位。这种策略会在一段时间内凑效,直到人们认识到有些事不对劲,并最终驱逐他们。在其几千年的整个历史中,犹太人至少被驱逐了 109 次,为许多不同的文化所不容[21]。从事后来看,让我惊奇的是,西方哲学基础赖以建立的思想竟来自于这样一个有诸多问题的族群。

犹太人有强大的进化激励机制,确保我们理解不了中庸之道和平衡的形而上学理念,因为一旦我们理解了,他们的宗教优生策略就不灵了。

要说清楚的是:我不是在怂恿现在要驱逐犹太人,也不是说针对犹太人的任何形式的暴行是可接受的。我坚决反对任何一种暴力,并会尽可能地谴责暴力。但是,需要以透明、诚实的方式讨论这些主题。我也不是在宣扬犹太人是有意识地进行我在本文中描述的事情。这些事情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犹太人像我们中的其他人一样,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问题在于,犹太文明无意中以一种破坏性的方式演化。

犹太教以及其他衍生宗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等)都以一神论为基础,尤其是亚伯拉罕“跟上帝的盟约”,据称给予犹太人特权。但是,如果我们从全球种族/IQ 平均值和阴阳理论着手,我们就能看到,实际上平衡和中庸之道才是关键。最重要的理念是保持人口平衡,就像保持男女性别平衡一样。也就是说,亚洲的泛神论才是思考神的正确方式,而不是一神论,因为泛神论将每个人都描述成神/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将神描述成在天空中灌输恐惧的实体。

基督教,尤其是新教,尽管有亚伯拉罕神约的根基,由于其在历史上的成功,可能已成为西方人最高品质的实现之道,但我预期它将需要改宗泛神哲学。我认为这不会太难,因为我相信其中的许多部分已经具有泛神性质了。接受泛神思想的基督教的优势在于,它将提供一个与科学完全一致的价值体系,同时支持西方价值观和西方传统。泛神论以及这种“中庸之道”方式的基本原理,将引导人们走在德性和理性之间。由于启蒙运动,理性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融入基督教。

事实上,“宗教”这个概念整体就是有缺陷的。西方社会在经历一番辛苦之后,已经知道激进的亚伯拉罕宗教可能带来的问题,因此我们有了政教分离的概念。如果宗教经过改革后成为注重平衡的泛神哲学,政教分离就不再必要了,因为民主本身就基本上是一个以寻求中庸之道及实现平衡为目的的阴阳体系。

因此,我们将需要消除西方的宗教自由理念。宗教需要成为生命的泛神哲学实现方式,目的是在理性与德性之间实现平衡或中庸之道。对于大多数宗教而言,这不会是一个问题,前提是其信徒真的想追随“神”或自然的道路,而不是追随各种不稳定的古老中东部族信仰。到时,我预期,随着我们将数学应用于泛神哲学,我们最终会以数学方式确定各种哲学实现方式的成功。这将意味着永久传播的福乐,因为我们最终将全部与自然和谐共存。

通过犹太文明了解这种情况

这也进一步明晰了为什么以前没有人发现。亚洲哲学一般都有正确答案,但他们的人群总是会失去平衡,因此他们难以将这些碎片合在一起。在西方,犹太人对不容替代或质疑的一神教有强烈的动机,并且一直可以灌输对质疑其部族活动的强大禁忌。
如今,对犹太人的任何批评都会立即遭遇愤怒,受到反犹主义的指控。如果继续负面的讨论,犹太人就会提到大屠杀,经常会痛哭流涕,从而结束对话。在西方质疑犹太人会立即有失去工作的危险;我的从商生涯就因为您在读的这篇文章而刚刚终结。

但是,我发现,如果任何一个部族群体能将自己抬到这样的一个位置,以致能审查重要的神经科学,审查像我这样带着社会问题成长的孩子,这是不可接受的。事实表明,一种全新的范式被这种人为施加的禁忌隐藏了。

事实上,这种对质疑犹太人行为的禁忌具有很强的组织性,资金雄厚的反诽谤联盟 (Anti Defamation League, ADL) 会定期进行调查,其中有一个问题是“人们因为犹太人的生活方式而仇恨他们”[22]。ADL 将这种说法归为“反犹谣言”,通过宣传告诉人们这不是真的。我发现这种做法极其令人不安。

事实上,我并不承认反犹主义禁忌,因为犹太人是一个人为创造的种族,只能通过牺牲其他种族的代价来维护自身。犹太人需要解决这个宗教优生问题,让他们的人群达到平衡,像西方社会中其余群体一样,完全多种族化。其他社会污点(如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是真正存在的问题,因为它们给真正的阴阳体系带来了平衡。

再次声明,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但是,这需要做出决断,保证这些问题得到讨论,因为犹太人有强烈的动机确保这些问题不被讨论。

错误的阴阳

在我看来,“凡事有节制”属于最荒唐的说法。“让我们折中一下”也是。甚至“中庸之道”这个词也很容易被滥用。如果我们是在 1860 年的美国讨论奴隶制,在奴隶制和自由之间有中间地带吗?另一个例子是当前在以色列的一国/两国解决方案讨论,任何一方都似乎不会提供任何解决办法。

还有一种说法,犹太人和西方国家之间存在阴阳平衡,犹太人提供创新和进步,而西方国家则提供基础。但这并不现实,因为西方国家不需要依赖犹太人存活,而一旦解决了不平衡的犹太观念,将会做得好得多。

正是这个原因,我称之为“阴阳理论”,而不是“中庸之道”或与平衡相关的某种东西。我们需要关注该体系本身的各种参数,寻找阴性和阳性并调整这个体系,直到我们找到一个可用数学方式评估的高品质的中间地带。如果没有可用于评估的数学,则很可能我们应对的不是阴阳体系,而是强制将一些不平衡的体系撮合到一起。

中国和阴阳理论

我认为,这表示中国有难得的机会成为世界上的领先国家。我在这里提出的主题在西方被严重污名化,西方人很难进行讨论。中国拥有建立在阴阳理论基础上的深厚历史,中国人对其有本能的领会。

中国人遇到的问题是他们过于看重阴阳理论的传统文本。这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中国拥有深厚的哲学传统。但我认为,像老子和孔子这样的著名中国传统哲学家会同意,我们应该从自然本身推导出真理。以西方科学为根据,中国思想可以很好地确认真理。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屠幼幼,她发现的治疗疟疾的药物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23]。显然,我在本文中陈述的许多想法来自《道德经》。

科学让我们最接近真理和自然,因此中国人应该抽取西方科学中所有不平衡的方面,像我在本文中陈述的那样,对它们应用阴阳理论。由于不平衡的西方理念[24],中国学术界已经在大学中遇到问题,因此这是一种自然而速成的解决之道。中国是一个强阳社会,可以轻松地从右翼(即阳)的视角审视所有科学活动,迅速做出巨大的进步。我鼓励中国立即在全国将这种方法应用于所有科学活动,我将乐于提供帮助。对于西方国家,这种变革极其困难,因此中国的领先优势很大。

西方和阴阳理论

西方有许多机构在致力于学术界改革。正在尝试以我所述的这种方式来改革西方学术界的最好的机构是异端学院 (Heterodox Academy),是纽约大学教授乔恩·海特 (Jon Haidt) 创办的:

https://heterodoxacademy.org/frequently-asked-questions/

希望以类似方式改革西方学术界的其他机构可能包括:

校园改革:https://www.campusreform.org/
美国之桥:https://www.bridgeusa.org/
FIRE(个人教育权利基金会):https://www.thefire.org/
美国转折点:https://www.tpusa.com/aboutus/

我相信,他们渴望改革学术界的想法就是我在本文中呈现的基本的形而上学理念。西方应该重温新教改革的理念,这次是将这种理念应用于改革所有西方大学,在所有校园中融入右派思想,全面实施阴阳理论。

这是我要分享的主题的开始部分。这种初始理念得到理解后,许多有问题的领域都会有解决办法,其中包括不平等、民主、医疗保健、税法、法律制度、恐怖主义等方面。在接下来的几周,我会发布有关这些方面的文章。

[1]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2/aug/19/thomas-kuhn-structure-scientific-revolutions
[2] http://meetinnovators.com/2013/12/24/professor-thomas-seyfried-boston-college/
[3] http://www.telegraph.co.uk/science/2017/02/23/alzheimers-could-caused-excess-sugar-new-study-finds-molecular/
[4]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4/dec/01/dna-james-watson-scientist-selling-nobel-prize-medal
[5] https://www.nytimes.com/2015/06/16/science/retractions-coming-out-from-under-science-rug.html?_r=0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2QuXLucH3Q
[7] http://MeetInnovators.com
[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mpathizing%E2%80%93systemizing_theory
[9] http://www.npr.org/sections/health-shots/2016/01/20/463603652/was-dr-asperger-a-nazi-the-question-still-haunts-autism
[10] http://yinyangtheory.com/wp-content/uploads/2017/10/Asperger_Hans-_Autistischen_Psychopathen.pdf
[1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lfriede_Jelinek
[12] http://www.nytimes.com/2011/05/09/health/research/09autism.html
[13] http://www.nytimes.com/2013/05/21/business/media/aiming-autism-ads-at-hispanic-and-african-american-parents.html
[14] http://photos.adrianbye.com/Life-With-Indigenous-People-In
[15] https://www.amazon.com/Jesus-Christ-First-Christians/dp/B000BITUBG/ref=sr_1_2?ie=UTF8&qid=1506829890&sr=8-2
[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hfaJ98wfpE
[17] http://forward.com/news/breaking-news/382865/israelis-banned-from-marriage-by-rabbinical-courts-in-record-numbers/
[18] https://www.jta.org/2014/10/28/life-religion/for-prospective-orthodox-converts-process-marked-by-fear-and-uncertainty
[19] http://www.jpost.com/Diaspora/Why-more-Israelis-are-moving-to-the-US-501301
[20] http://www.jpost.com/Diaspora/Next-year-in-Jerusalem-486550
[21] https://www.biblebelievers.org.au/expelled.htm
[22] http://global100.adl.org/#country/usa/2014
[2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_Youyou
[24] http://www.scmp.com/news/china/policies-politics/article/2112269/chinese-universities-encourage-professors-students-post